辛德勇读《赵正书》︱一样的史实,不同的写法

更新时间:2019-01-24      

在《赵正书》中,比较集中的,是有两大段人物的言词,与《史记》的记载根原形同,一见于《史记·蒙恬列传》,一见于《史记·李斯列传》,《赵正书》的整理者也都附列了《史记》当中与之对应的文字。为便于比较,这里再以表格的形式,并列二者如下。

里耶秦简第461号朝廷诏令木牍(据湖南省考古研究所编著《里耶秦简(壹)》)

这一点非常重要。妇孺皆知,在即位为王之后的第二十六年,“赵正”或谓之曰“嬴政”(这个残虐至极的暴君,他的名字到底叫什么,当前再单列一篇来专门谈)这位秦王,创制了“皇帝”这个名称。这是一个“上古以来未尝有”的新头衔,李斯直接加入了它的订破 (《史记·秦始皇本纪》),而且又身为丞相,怎么说也不应该遗忘,而且也绝对不会遗忘。

这样的内容,与所谓“胡亥诈破”的事项,形成赫然的反差,让人们无比清楚、也异样直接地感想到《赵正书》与《史记》之间的周密接洽。不外在这当中,更能体现这种联系的,是一个或者被收拾者和众多读者都忽视掉的一个细节,这就是《史记·李斯列传》载录的李斯狱中上二世书,与《赵正书》一样,称秦始皇为“王”而不是“天子”或其简称“帝”。

与《史记》载录的同一史事比较,《赵正书》的纪事,有异亦有同,并不都像胡亥继位起因那样天差地别。例如,前面提到的秦二世拟议巡游天下一事就是如此。假如咱们信任司马迁写《太史公书》是一位谨慎的史学家在以专业的操守跟态度在实录史事的话,那么咱们也就有理由信赖,单纯就叙述史事而言,《赵正书》的情况,相比复杂,其中那些与《史记》基本相同的内容,应当有可信的史料来源,或者说是取材于切实的历史纪事,并非向壁虚造。不过若是逐句逐字对比《史记》跟《赵正书》的文字,这二者之间,在看似基本相同的大前提下,又显现出相当程度的差异。

就像《赵正书》整理者和良多读者都很容易看到的那样,比拟上述两组文字,突出的印象,是二者之间雷同的内容。

《史记》与《赵正书》的同与异